圈名木鹿
主要產物#UnderTale#HoneyMustard#

「晚安,老朋友。」

·all Edd all

·可自行帶入cp

 

 晚安了,Edd,我的老朋友,願你好夢。 

 你的床看起來可真豪華,甚至讓我有點忌妒。

 上頭擺滿了散發甘甜的花束、還刻上了你的名字呢。

 它看起來很美,但我一直有些疑問。用石板作為棉被會過於壓迫嗎?以泥土作為床鋪能睡好嗎?

 我不清楚舒不舒適,畢竟你也一直沒回答我。但隨著時間推磨,我越來越肯定那裡的土一定鬆軟得跟羽絨一樣,且鬆軟得捨不得起身,否則你早就在幾年前就醒來了吧?

 但說真的,你睡太久了,我只好在你睡著時幫你把綠帽杉拿去洗。...

線稿和草稿不一樣啊

嘎嘎衫斯>:V

HoneyMustard-Sweet Experiment.

Sweet Experiment.

  

·HoneyMustard.

·實驗員及實驗品設定.

·OOC及私設有.

·全篇流水帳.

  

  

#?.?

  

 他睜開雙眸。

 就像尚未準備完畢的機器,先是一片無盡的黑暗,而後是模糊的視野。最後,是潔白無暇的狹小空間。狹小得一盞日光燈便足以照亮整座房間。

 用於組裝某種東西的機器從他身後抽離,但那裝著淡紅液體的透明管子依然被安裝在後頸椎上,供應著他目前生存必需的營養。

 他眨著隱隱泛出紅光眼窩環顧四周。

 上。燈光,太過刺眼的燈光。亮得他只能別過眼去看別的東西。...

《迷茫》

 

 迷茫是被攪混的泥水。

 不解,畏懼,困惑,不知所措。

 這些感受侵蝕你,好似被硫磺灌飽的水霧,將你的心靈摧殘如鐵鏽。

 最終剝落,化為碎塊。

 

 它是個惡魔,是個引領你陷入白茫一片的濃霧的惡魔。

 它什麼也不做,僅是咯咯笑望著你手忙腳亂的蠢樣。

 「嘿,為什麼不去尋找出路呢?」

 滿溢複雜情感的笑容漾在它的顏面之上。

 你混沌的腦袋中不斷迴盪它的聲音。

 

 希望自那枯萎,盼望自那凋零,新的迷茫自那誕生。

 為什麼我們不去尋找出路?

文還在趕,於是先發兩張圖幫自己的lofter暖暖....嘿呀.[[←超低產.]

HoneyMustard-漂流瓶

*私設、OOC有

*CP部分為HoneyMustard

*大概還有一點Fell組骨兄弟

*以上,祝食用愉快


 白浪復又拍打在白沙上,同時在遠方那座礁岩上濺出一簇簇混著海鹽的白花,凜冽的海風也隨之在Sans的頰骨上打出颼颼的聲響。雜夾淡淡鹹味的雨水浸濕了他的衣襟,但他依然豪不在意的沿著海岸線上邁著緩慢的步伐。

「我……我聽說過一個人類間的交流方式。」

 雨水的濕冷使掌中的玻璃罐子打滑,他攥緊它,生怕下一秒就會摔落在貝殼築成的沙地上,被縫隙間的珊瑚碎塊弄得支離破碎。一如他胸口的靈魂一般,任何愉悅的感覺皆不復存在,淌血心型賦予的情感只剩下哀傷。

 「漂流瓶…這樣說對吧?丟入大海,彼...

HoneyMustard-蜂蜜沐浴乳

*私設、OOC有

*R15,啊哈:D

*祝食用愉快


 浴室中瀰漫的水氣滿盈著不久前Papyrus洗澡完所餘留的淡淡煙味。

 牆面呈現迷霧灰,因而更顯狹隘壓迫的淋浴間中有罐格外顯眼,沾有水漬的淡橘沐浴乳罐子。或許是出於好奇吧,Sans將面部湊近,深吸一口氣,不用擰開蓋子,甜膩的氣味立刻灌滿鼻腔、直衝上腦。那氣息是如同Papyrus一般,帶有蜂蜜香甜味道的乳液。

 「他喜歡蜂蜜……?」

 他皺皺鼻,擺明對於這過於味道的厭惡。然而下一秒全然黑暗的眼窩卻微微閃爍幾縷光芒。

 「對對對!...他喜歡蜂蜜不是嗎!?」

 Sans呢喃著脫下緊緊包覆骨架的衣物,他踏入淋浴間扭開水龍頭,溫泉...

1 2

© 需要治療 | Powered by LOFTER